当前位置: 保护鉴赏>>文物鉴赏>>
== ==
  • http://www.haww.gov.cn/bhjs/node_2877.htm 文物鉴赏
  • http://www.haww.gov.cn/bhjs/node_2874.htm 文保知识

四神云气图

时间:2015-07-22      字体:   

  在“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院之宝'”中,四神云气图也许是最易被参观者忽略的--尽管它“体量”最大,16.8平方米!

  至少于我而言,忽略是客观存在过的--直到四神云气图入选“九大镇院之宝”后,才与它见了面。而其他8件国宝,我都相当熟悉。

  因不知四神云气图“藏”在哪儿,只好找了位讲解员“带路”。

  当她指着一面墙,说“那就是四神云气图”时,忽然记起:之前,从这儿走过,总把它看成一块“挂毯”。

  一片鲜艳的“中国红”上,跳跃着一条很现代的中国龙--如此鲜艳,如此现代,乍一看,它不是当下的“挂毯”,就是明清的一方织锦。看来,它不能留住我的脚步,是有它自身的原因的。

  岂料,它是“敦煌之前的敦煌”,是2000多年前画在西汉梁王刘买墓室主室里的壁画!是中国目前所见时代最早、画面最大、级别最高、保存最为完整的壁画!

  举世无双的四神云气图,先是被我一再忽略,后吓我一个趔趄。

  灯光慢慢暗下来,它淡出视野,躲进玻璃框中;稍一走动,灯光慢慢亮起来,它又慢慢走了出来。如此反复数次,总算看清了一二--

  青龙在天,体态矫健,逶迤磅礴;青龙之足,酷似人脚;前两足,一足踏云气,一足踏翼翅;后两足,一足接朱雀之尾,一足长出花朵(该花朵及下文花朵,学者皆释为荷花);龙尾,再生长茎花朵。青龙之上,有攀龙朱雀(凤凰)。它嘴衔龙的鹿形之角,胫生花朵,尾接祥云而又生花朵。此,构建而成“龙飞凤舞”,共游天际的画面主题。

  青龙之下,是一白虎。它仰首张口,做攀援状,欲吞灵芝,欲“攀龙附凤”;其脚踏云气,跃起飞腾,似欲与龙凤,同走天穹。

  怪兽(有学者释为玄武)在龙嘴之前,它被弯曲、有力的龙舌一钩而起,龙舌与怪兽躯体盘旋数道弯儿,龙与怪兽似在打闹嬉戏。

  青龙、朱雀、白虎、怪兽四神,同在云气勾勒的颇富装饰感的“画框”(上部是开放的)中,遨游云天;相伴它们的,是祥云、荷花、灵芝等。在这儿,云气、荷花、灵芝,充当的是四神升仙媒介。云气构成的开放式“画框”之外,还有一个装饰感更强的封闭式“画框”。该“画框”绶带穿璧,璧似铜钱,但非“孔方”;其圆形孔道,似为“天门”,预示着墓主人登临仙界,须先穿过玉璧之孔道。

  “四神云气图是'挂'在博物院展厅的,这种处理,有利于壁画保护,却不大便于参观者领悟画之寓意。”河南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研究员陈进良先生说,“其实,这幅壁画是绘在墓室主室顶部的,且还有一个小小的天弧,不像现在,平展展的。”

  四神云气图下,有个“求仙台”。“求仙台”上,放置了什么东西,无从知晓……当考古工作者进入墓室时,一拨拨儿盗墓者乃至当地百姓,已点燃蜡烛乃至橡胶轮胎,对其“扫荡”两个多月了……

  龙飞凤舞步步生莲

  莲花宝座,一步一莲——在当下中国,关于莲花的“联想”,总是佛家的。

  四神云气图的出土,告诉我们:中国神仙世界关于莲花的“联想”,比佛家更为大气磅礴;中国神仙世界里的莲花,与释迦牟尼一步一莲的传说相比,一则落到了实处,二则更大胆、更浪漫。

  在四神云气图中,青龙从胫到脚到尾,身上处处生莲,朱雀胫、尾生莲,白虎两耳生两莲。在四神云气图中,莲花升仙寓意之烈,堪比云气——花朵与云朵,共同成为升仙媒介。灵芝虽然参与了升仙活动,但在四神云气图中,它只是个“点缀”,少得很。也许在西汉神仙家的眼里,其显要性,是不可与莲花、云气同日而语的。灵芝在立壁壁画中,出现较多;到了升天的时候,似乎就不怎么顶用了。

  由此,我想到刚写过的河南博物院的另一件“镇院之宝”莲鹤方壶——那壶上的双层莲花,难道仅仅是写实之莲花,而与神仙世界没有瓜葛吗?

  莲鹤方壶双层莲花之上,站立的是青铜之鹤——关于鹤是升仙媒介,我在《莲鹤方壶》中已写了很多,将它与王子晋吹箫驾鹤、贾湖骨笛等进行过不少勾连。但是,当我看到四神云气图中的朱雀时,还是忍不住想发出一问:仙鹤,是不是演化成了四神中酷似丹顶鹤的朱雀了呢?

  在中国文化中,鹤就是仙鹤,仙鹤就是丹顶鹤——四神中的朱雀,又名朱鸟;因为朱鸟本存在,就有学者把它解读为凤凰;因为凤凰还是不存在,他们再把凤凰解读为野鸡。

  野鸡倒是有的,但它的样子,离四神云气图中的朱雀很远。而丹顶鹤,却酷似壁画中的朱雀。丹者,朱也——朱鸟本离丹顶鹤很近,但学者们一说朱雀是什么野鸡,四神云气图中的朱雀,倒显得有些不好解读了——这朱雀,不像那飞不高的野鸡,酷似那遨游太空的丹顶鹤!

  其实,解读四神云气图,我们就会很容易地发现:不是野鸡变成彩凤凰,而是仙鹤变成彩凤凰(四神中朱鸟、朱雀,就是传说中的凤凰)。由此,让我想到,中国文明尽管满天星斗,但某些学者企图抛弃中原文化而研究中国问题,那是会走火入魔的。

  写到这儿,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则标题为《“中华第一城”良渚古城考古意义不亚于发现殷墟——“中国朝代断代应从此改写”》的新闻,说:“良渚文化一向被誉为‘文明的曙光’。在中国史前文明的各大遗址中,良渚遗址的规模最大、水平最高。考古人员11月29日在杭州宣布,一座290多万平方米的5000年前的古城在良渚遗址的核心区域被发现。北京大学教授×××等考古学家指出,这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首次发现的良渚文化时期的城址,也是目前所发现的同时代中国最大的城址,可称为‘中华第一城’……知名考古学家×××在实地考察后明确指出,良渚古城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首次发现的良渚文化时期的城址,也是中国目前所发现史前文明时期规模最大的古城,可称为‘中华第一城’,其意义不亚于殷墟的发现……良渚古城的发现,有人认为中国朝代的断代应从此改写——由现在认为的最早朝代为夏、商、周,改成良渚……”

  这,不知是新闻人的“无良”,还是学者们的“恶搞”。但不管怎么说,“中华第一城”不是一块尿布,想丢在哪儿就丢在哪儿;夏商周三代不是儿戏,“良渚”怎可小孩过家家般地“改朝换代”,成为泱泱吾华之开国王朝;中国政府启动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不是游戏,不会因名头大了一点儿的某些老头儿的“恶搞”,就能从黄河移师到钱塘江的。

  考古学永远是“瞎子摸象”,大地的秘密是永远没法全部揭露的;历史已经丢掉的无数信息,我们也是永远没法找回来的。

  也因此,写到四神云气图时,就想看看过往的莲鹤方壶、贾湖骨笛等,看看仙气浓烈的缑山(在河南偃师)——春秋周王室王储子晋在缑山吹箫驾鹤升仙;西汉汉武帝在缑山等候神仙接引成仙……

  贾湖骨笛(仙鹤尺骨制作,人与天交通的神器)——莲鹤方壶——云纹铜禁——四神云气图,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院之宝”中这四件重器,恰恰构成一个中国神仙思想的序列。至于云纹铜禁,假如没有精神追求,铸造如此复杂的云朵只是为了看看,那还不如看天上的云彩赏心悦目。

  在四神云气图中,仙鹤演化为朱雀,荷花、云朵是升仙媒介,它们与青龙、白虎、玉璧、灵芝、怪兽等,共同构建起西汉初年一个时代的思想高度——四神云气图是中国神仙世界集大成者,更是西汉初年中国神仙思想的一部史诗。

  壁画颜料无古无今

  “一旦损坏,不可逆转!”1992年,时任河南省委宣传部部长的于友先同志看过四神云气图后,感到柿园墓不宜久留此图,征询时任河南省文物局局长杨焕成:“有没有力量,把它给揭下来!”“在石头上揭取壁画,别说那时全国没有先例,就是现在,也只有这唯一的一次。”陈进良说,“石头上揭画,石壁不能动,地仗(石与颜料间的泥土与石灰混合层)只有2-3毫米,壁画还挂在‘天上’,揭取难度可想而知。领导给了任务,咱不能打退堂鼓!”

  到了现场,陈进良才发现,柿园墓墓室立壁壁画,已经遭到了难以挽回的损坏。“乱刻乱画,乱捣乱戳,相当严重。南壁2米以下的画面,彻底被毁。考古工作者入驻前,盗墓贼与当地百姓把柿园墓墓室当家似的,进进出出,两个来月。他们点燃蜡烛乃至橡胶轮胎照明,一层炭粒,已经附着在壁画上。画的色彩,已有些暗淡。据当地百姓讲,墓刚打开时,画水灵灵的,鲜艳夺目!”陈进良说,“立壁壁画破坏严重,不再揭取;就是需要揭取的主室顶部的这幅四神云气图,也留下棍棒捣戳的痕迹。一拨儿一拨儿的盗墓贼,拿着棍子到处乱捣,他们在找‘藏宝洞’呀!”

  除了人为破坏外,墓室被打开后,环境的改变,也让壁画产生龟裂、地仗层脱落、霉斑污染等病变。“揭取肯定会对壁画产生新的伤害,画面会留下鱼鳞纹,是不可避免的。16.8平方米的画面,也不可能一下子全揭下来,必须分割揭取。这样,还会留下伤痕。这伤痕,几乎也是无法彻底修复的。但不揭取,一旦损坏,那更不堪设想了。”陈进良说,“为了减少对画面的损伤,我尽可能采取大块揭取,16.8平方米,分了5块。至于怎样揭,那就搭起架子,仰起脸,用批灰刀,一点儿一点儿地慢慢切下来呗。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半月。运到河南博物院,5天,就装上了。”陈进良先生说:“时间赶得太紧,太快了,所幸没有出现大问题。”

  “将近两个月,还快呀!”记者问。

  “在意大利,人家那几百年的壁画,这么搞一回,没个几年甚至十几年,能成?讨论、论证、科学实验,等等等等,人家是不会留下什么‘万一’的!”陈进良先生说,“咱这是傻大胆,想想还后怕得很!但咱没钱,15万元的经费,不这样干,也不行呀!”

  经费主要用于各种科学实验,结果表明:地仗层由黄土与沙子组成,并加入了石灰;地仗层的沙泥,不是当地沙泥所制;2000多年地仗不脱之谜,还没有找到一个我们需要的“标准答案”;壁画颜色四种:红色、白色、黑色、绿色;射线衍射定量分析表明,红色为辰砂(俗称朱砂、丹砂),白色为白云母,绿色为孔雀石,黑色为辰砂加等量孔雀石。这些颜料,都是无机矿物质,符合中国师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传统思想。其中黑色(辰砂加等量孔雀石调和而成)、白色(白云母),在中、日两国古代壁画中,目前尚未发现有哪个壁画像四神云气图这样,使用黑色、白色颜料的。

  四神云气图保存如此之好,它的地仗与材料创新,也是值得关注与研究的。

  专家点评

  1986年5月,永城市芒砀山镇柿园村村民在本村开山采石时,发现一座结构复杂、规模宏大的西汉梁国王陵。该墓“凿山为室”,由甬道、主室、便房、厨房、更衣室与众多耳室组成,布局与当下两厅数室之套房相若,总面积385.5平方米。

  该墓因在柿园村,故被命名为柿园墓。墓主是西汉梁国第二代王——梁共王刘买。而刘买,就是大名鼎鼎的梁国开国藩王梁孝王刘武的儿子。

  刘武是汉文帝次子,所领梁国统辖从河南开封到山东泰安一带的40多座城市,疆域辽阔,土地肥沃,是西汉初期最强盛的藩国之一。在“七国之乱”中,横亘在叛军与洛阳、长安之间的梁国坚守城池,为捍卫国家统一与刘家天下,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七国之乱”得以平定,刘武至少有一半功劳。刘武自恃功高,加之得母后窦氏宠爱,渐生夺取帝位之心。他制造兵器,广募豪杰,重敛钱财,金钱珍宝,甚至胜过长安中央政府,最后发展到与汉武帝争夺帝位。关乎此,从他的儿子梁共王刘买墓出土225万枚约5500公斤铜钱,可窥一斑。

  柿园墓出土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被誉为“敦煌之前的敦煌”的四神云气图。该壁画不但是中国目前所见时代最早、画面最大、级别最高、保存最为完整的壁画,更是一部承载西汉初年中国神仙思想的壮丽史诗。

  点评专家:

  河南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研究员 陈进良

  所处时代:西汉早期;器物规格:南北长5.14米、东西宽3.27米、面积16.8平方米;出土时间:1987年

  出土地点:河南永城芒砀山梁国王陵区柿园墓

附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