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陈列展览>>文物精品

南阳市博物馆藏·鎏金铜樽

时间:2014-12-31  南阳市博物馆  刘霞  字体:   

鎏金铜樽,原名鎏金奁,1933年4月南阳县石桥镇南门外汉墓出土。该樽口、腹微残缺,通高19.5、口径20厘米。樽体圆筒状,子母口,口上承盖。直腹、平底、下附三个蹲熊足。器身饰三组旋纹,旋纹间饰两周鎏金纹,两侧饰有对称的铺首衔环耳。盖隆起,顶部有一环状窄凸棱,环内正中有一小孔。盖中部饰等距离的三个小圆孔。器物因部位不同分别施以鎏金、刻划、焊接等工艺。器内壁涂一层朱漆,以美化器物。

樽是一种古代的盛酒器,古人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等诗文佳句。据考古实物所见及文献记载,酒樽最早见于战国,盛行于汉晋,是出现于当时上层社会的一种精致盛酒器,在铜器、漆器中均有发现。在汉代,樽常置于席或案上,饮宴时,要先将贮藏在瓮、壶中的酒倒在樽里,再用勺酌入耳杯奉客。

汉墓出土的此类铜樽在我国时有发现,但最早对其并没有明确的认识,由于形似奁,自宋以来皆定名为奁。直到1962年山西右玉大川村出土一件上雕飞禽走兽等动物的汉代鎏金铜樽,其自铭为“铜温酒樽”,名称才得以明确。由其铭文可知,铜酒樽除盛酒之外,还用于温酒。该器1933年入藏民众教育馆时就定名为鎏金奁,后改名为樽。

该樽1933年出土后,即被南阳民众教育馆征得。抗战时期为保护该樽,民众教育馆的刘玉奇同志曾携此器流亡各地。解放后,此器由民众教育馆移交南阳市文化馆。1959年10月,南阳市博物馆成立,此器被移交南阳市博物馆保存至今。

此樽通体鎏金,鎏金花纹带皆以自然的白铜为衬地,鎏金而成的图案为繁密而流畅的金色流云纹,珍禽瑞兽出没云气间,形象可辨者有羽人、仙鹿、朱雀、应龙、飞雁、展翅独角兽等。纹饰流畅而有生气,雕刻精细。

两汉时期帝王诸侯等贵族使用的珍奇铜器上常施以鎏金工艺。“祠灶则致物,致物则丹砂可化为黄金,黄金成,以为饮食器则益寿,益寿则海中蓬莱仙者可见,见之以封阐则不死”,说明汉代统治者们使用鎏金青铜器,不仅是为了奢侈生活的需要,更是为了延年益寿、封阐成仙的目的。

以龙、凤、虎、鹿等动物纹为装饰题材在中国由来已久。在汉代更是发扬光大。这与神仙思想盛行密不可分。两汉社会,神仙思想弥漫,企盼长生不老是人们普遍的愿望。地位越尊崇、生活越优越,期盼就越强烈。求仙长生思想盛极一时,体现升仙祥瑞观念的各种造型形象充满了生活环境,飞虎羽人、神兽瑞鸟等纹饰成为这个时期重要的艺术表现题材。樽上羽人飞升,应龙升腾,瑞兽奔驰、禽鸟高翔,姿态动感十足,这些充分显示了墓主的超世升仙思想,就连其上施加的鎏金、涂朱砂等种种华贵的装饰手法也被汉人赋于了长生不死、升仙祥瑞的思想内涵。

该樽的制作工艺和装饰可谓汉代青铜器的一朵奇葩,代表了汉代青铜器的最高装饰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