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考古发现>>考古新发现

河南禹州发掘大吕墓地发现新石器遗址和商周至战国汉代重要遗迹和墓葬

时间:2015-11-04  中国文物报    字体:   

大吕墓地位于河南省禹州市小吕乡大吕街一带,西部为禹州市张得乡郑村行政村。该地区为平原、岗地、小石山综合地貌,以平原为主。小

石山共有2 座小山,均叫吕粮山。为伏牛山系余脉,山体矮小,最大绝对高度不足50 米,表面覆盖较厚的粘土,吕粮江从二山之间南北向穿过。岗地主要分布在吕东村北和郑楼村北,面积很大,与东吕粮山相连,粘土层深厚。2008 年至2012 年间,墓地遭到盗掘,被盗出多件青铜器。2013 年1 月至7 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多次对墓地进行了实地调查和勘探,发现墓地规模大、级别高,是一处以西周贵族墓地为核心的大型古遗址与墓地。

为抢救这处重要的古文化遗产,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禹州市文物工作队组成考古队,从2013 年9 月至2015 年9 月,对该墓地进行了2 次大规模钻探和2 次较大规模发掘。共勘探约15 万平方米,发掘2640 余平方米,发现新石器遗址2 处、大型商代聚落1 处、商周汉代墓区5 处、汉以后小型城址1 处(下文简称小城),宋以后寨堡1 处(当地称“老寨”,下文简称老寨址);清理商、西周、战国、汉代等时期墓葬19 座,出土有青铜器、玉器、石器、原始瓷器、陶器、蚌器等遗物近300 件。

新石器时代遗址

发现的2 处遗址中一处位于吕西村正北约1公里的“老寨”岗地上,被“老寨”叠压,为仰韶和龙山时期遗址,面积略大于长方形的“老寨”,约2万平方米,文化层厚1.5 米左右。未发现古墓,可知该遗址已超出大吕墓地的范围。

另一处遗址位于吕西村墓区,为龙山时期遗址,因取土遭严重破坏,遗址残存很少,只有少量较深的遗迹残存底部。房址YD:F5 是唯一发掘的遗迹,为椭圆形半地穴式房址,东西长3.1 米、南北宽2.84 米、残深0.3 米,中部有椭圆形柱洞1个。

商代遗址

钻探和发掘证实,大吕墓地范围内存在着一处面积很大的晚商时期聚落遗址,主要分布在东吕粮山坡与岗地上,与大吕墓地的北部重合,已

探明的面积已在20 万平方米以上。已发掘的地点有吕西村北墓区大墓北侧、启娘庙南与东南3处,已清理的遗迹有:

灰坑4 座,有圆形、椭圆形、不规则形之分,不规则形坑形制较大。YDMH3 圆形直壁平底,直径1.28 米,残深0.1 米。YDMH4 为不规则形,长4.2、宽3.25、深1.3 米。

房址5 座,分布密集,均为半地穴式,有双间和单间之分,其中二间一套2 座,单间房址3 座。单室形状有近圆形、圆角长方形、不规则形3 种。

房基内发现有活动面、火膛、灶、炊器鬲等,个别房基还用料礓铺设防潮层。YDF2 为东西向双间房址,整体呈不规则形,东西最长6.8米、南北最宽5.5 米、残深0.3 米。门道开在西间的西南,东间面积较大,中部有两个圆形柱洞。YDF1 为长方形单间式,长2.8、宽2.6、残深0.3 米。

仓窖1 座,YDMC:1,圆形直壁平底,洞口外一周5 个柱洞和坑底的2 个柱洞构成了防护体系,设计巧妙。口径2.14、深0.8 米。

灶1 个,YDMT2Z1,直径0.55、残深0.18 米。

水井1 眼,YDJ1,近圆形直壁,形制较大,多次被盗,口径2.2、深8.5 米。

商代墓地

已确定的有启娘南和吕东墓区两处。

启娘庙南为高级贵族墓地,已清理甲字形大墓1 座,中型墓2 座,车马坑1 座。吕东墓区为平民墓地,没有进行发掘。

M6 墓道南向,长方形墓室,南北长6、东西宽4.16、残深3.5 米,南部二层台上残存殉人4 个。虽被盗一空,其规模之大,在河南省除殷墟之外的商代墓葬中实属罕见。

M1 与M2 是一组中型商代贵族墓,墓室发现较厚的朱砂,被盗亦严重,出土了一组典型的商代陶器。

车马坑位于M6 以南12 米处,是这座大墓的陪葬坑。东西向近方形竖穴土坑,长3.62 米、宽3.16 至3.6 米、残深0.8 米。内葬车1 辆、殉人1 个、马2 匹。由于近年盗扰、起土和晚期墓葬打破的影响,左车轮和车舆上部栏杆部分缺失,其它部分保存完好。其中车已朽成灰痕,为整车葬式,坑底挖有2 个专放车轮的条状坑。车辕总长2.7米、舆宽1.8 米、轮径1.4 米,在原位置保存有青铜车軎1 对、车踵1 件、车轭饰1对、节约4件,在车舆底还放有青铜斧1 件、弓形器1 件、骨质车策饰1 件、蚌饰1 件。马骨呈背向侧躺放在车辕前部两侧,马骨上各有1 套完备的青铜当卢、马衔、节约组带。在车的后面底部埋有呈俯身葬式的殉人1 个。一号车马坑青铜车件和工具完备,殉人葬马齐全,是河南省晚商时期除安阳殷墟外的首次发现。

西周墓地

目前仅在吕西村北墓区发现,大中小型墓葬均有,并发现了3 座车马坑。已发掘了7 座。大型墓3 座,均为带南向墓道的大墓。墓室南部两角向外均有长方形大小不等的耳室,构成了平面近“早”字形的特殊墓形,均有棺椁葬具,头向南。耳室间设置有宽于椁室的宽大头厢,墓壁均经过修整,局部用泥抹平。大墓东西一字排开,间距很近,其中墓室最大的M3 为男性墓,居中,墓道略呈弧形,墓室长4.4、宽3.6、残深2.28

米。M3 墓壁上还发现了鲜艳朱砂层,椁盖与周围二层台上有木质葬车的痕迹,车横处发现1 枚大青铜铃。葬具几乎均为木质,但在M4 中发现的

红烧土则罕见,应是木质棺椁被焚毁烧及椁外熟土二层台所致。除M3 外,大中型墓的二层台上均发现有数量不等的殉人,最少的2 个,最多的5

个,基本上为年轻女性,没有葬具,遗骨被夯打致碎。一些殉人身上还陪葬有玉蝉、石项链等玉石器。大墓均有腰坑,坑内各有1 殉狗。随葬品主要放置在头厢和椁内北头。

中型墓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长4 米、宽2.5 米左右,长方形单棺单椁,也有殉人现象。小型墓为男性陪葬墓,长方形单棺,仰身直肢葬式,无随葬品。

虽被盗严重,西周墓葬仍出土了鼎、铃、削等青铜器,蝉、佩、饰件等玉器,原始青瓷豆和大量陶器、漆器痕、蚌饰器等文物。

战国墓

共3 座,分布在启娘庙墓区中部,均为北向小型长方形竖穴土坑墓,长方形单棺,仰身直肢葬式,其中YDMM11 长2.4、宽1.3、深1.7 米,棺内头部出土陶碗2 件、罐1 件。

汉代墓地

汉墓数量众多、排列密集,几乎分布在整个大吕墓地。共清理6 座,有竖穴土坑墓、洞室墓和空心砖墓三种。

竖穴土坑墓1 座,YDMM3,北向长方形,长1.5、宽0.5、残深0.9 米;单棺,仰身直肢葬式,随葬陶罐1 件。

空心砖墓4 座,均小型,北向。墓圹长3 米、宽1.5 米左右。多有洞状头龛,一些头龛中残存有随葬陶器,砖椁内残存铜镜。

洞室墓1 座,YDMM7,北向竖井墓道,墓室长方形拱状,长2.7、宽1.1、高1 米左右,长方形单棺,东壁龛内随葬陶壶4 件,棺内出铜钱1 包。

结合墓地位置和文献记载,大吕墓地的发现具有较为重要的学术意义。

龙山文化遗址的发现,不仅为研究早期夏文化提供了新材料,可能和文献记载的大禹妃涂山氏(当地人习称启娘)故里具有某种联系;从已出陶器特征上看,大型晚商聚落的时代大致为殷墟三期至四期前段,是一处重要的晚商遗址;商代高等级贵族墓地和葬俗特殊的西周早中期诸侯公族墓地的发现非常罕见,可能和早期许国或者吕国有关;地方史志记载此处为吕不韦故里,从已有的大型战国墓线索来看,存在这种可能。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马俊才 郭军江 王向辉 任瀟 聂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