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考古发现>>考古新发现

河南淮阳平粮台遗址考古发掘成果显著发现早晚期陶排水管和龙山时期墓地

发现早晚期陶排水管和龙山时期墓地

时间:2016-01-26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曹艳朋 朱树政 李胜利  字体:   

平粮台遗址位于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城东南4公里大朱庄村西南, 1980年在此发现了龙山时期的古城遗址, 具有重要的学术地位。 为了更好地揭示平粮台遗址的文化内涵和价值,进一步推动学术研究的深入, 同时促进遗址保护规划的实施和展示利用,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 在国家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的支持下, 于2014年开始, 再次对平粮台遗址开展科学的考古工作。

田野考古数字化的探索与应用

为探索和实践新形势下田野考古数字化的记录和管理规范,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合作,聘请北京博科鸿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平粮台遗址制定的考古勘探工作模式为基础,研发基于互联网的“平粮台遗址田野考古钻探数字化记录系统”,目前已投入使用。从使用体验来看,该系统极大提高了考古勘探记录的效率,方便管理,并且能够及时进行分析,使得考古勘探的规范性和科学性大大提高。

此外,在考古发掘数字化记录方面,利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2013年初步开发的基于互联网的“田野考古发掘数据管理平台”进行数字化记录和管理。该系统使用方便快捷,能够及时汇总各种信息,为指导发掘工作提供便利。同时,还积极参与该系统的升级完善,并根据实际使用情况提出合理的意见和建议。目前,新版的“田野考古发掘数字化与记录管理平台”已经初步完成研发,进入试用阶段。

自2014年11月中旬组织专业技术力量进驻平粮台遗址以来,取得了如下收获:

遗址测绘

平粮台遗址面积较大,遗存丰富,为了以后长期工作的连续性和准确性,首先在遗址的外围及平粮台城址内部设置了永久性测绘控制点,并对遗址进行了大面积的航测,获得了遗址的三维点云数据,生成了以平粮台城址为中心,涵盖2×2公里的高清正射影像图(DOM)、高程模型图(DEM)、数字地表模型图(DSM)和数字线划图(DLG),以服务于遗址的高精度定位勘探、发掘和景观考古研究的需要,为遗址研究和保护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遗址勘探

到目前为止,平粮台遗址共完成考古普通勘探面积12万平方米,重点勘探面积近1万平方米。经勘探,确认平粮台城址外存在有龙山时期的环壕。从平面分布情况看,东部壕沟边界边缘形态明显,形状规则,宽度超过25米,其它区域壕沟外边界边缘形状则不规则,凹凸不平滑,尤以南部壕沟为甚。

平粮台城址内堆积深厚,文化遗存丰富。目前发现有30处龙山时期的房基,垫土为较纯净的黄褐色,经过简单夯打处理。从勘探的情况看,东部房基大致呈东西向排列,多为排房建筑,而西北部台地上房基则面积明显较大,垫土较厚,房屋等级似乎较高,这为寻找平粮台遗址“宫殿”类建筑提供了线索。同时,为了寻找平粮台城址外围是否存在有大城或者是其它更大范围的防御性设施,还对平粮台城址外东、南部采取抽样的方式进行了勘探,暂未发现类似的遗迹。平粮台城址壕沟以外地层大致分为三层:第1层为现代耕土层;第2层为黄灰色黏土淤积层,时代大致为宋元时期或者以后;第3层为浅褐色黏土文化层,时代不早于汉代。第3层下为生土,基本上不见新石器时期的文化层和堆积。

考古发掘

此次发掘共揭露面积1000平方米,目前共清理出房基2座,沟7条,灰坑108座、道路3条、墓葬37座、窑址1座,灶1座,台基2座、水井3座。发掘过程中对各遗迹和探方进行了三维影像复原和重建,逼真的再现了遗迹的真实面貌,为今后的复原和展示利用提供了科学的依据。另外收集陶片333袋,陶、蚌、铁、铜等各类质地小件478件(组),采集骨骼183份、环境土样182份。

通过探沟TG1的发掘,发现平粮台城址南门外的壕沟较窄,目前残存宽度仅5.2米,深1.5~1.7米。从其它位置勘探的情况看,平粮台城址外围壕沟的宽度一般在25米以上,而南门外壕沟的宽度明显变窄,初步推测,可能是因为此处正对进出古城的南门,为了方便跨越宽阔的壕沟,因此在进出南门的地方壕沟较窄,这体现了古代先民科学的规划意识。

另外,在上世纪80年代发掘的南门卫房南部,发掘出龙山时期出城道路1条,宽1.8至2.5米。由于后期取土的破坏,目前仅残存长约9米。道路东部即为排水沟,根据其层位和走向,并配合勘探可知,该沟系早期发现的南门卫房之间道路下倒“品”字形陶排水管道穿越城墙后向外排水的沟渠。

除此之外,在平粮台城址南部新发现两组陶排水管道,位于倒“品”字形陶排水管道的东部。其中一组年代相对较早,其用于敷设管道的沟槽被南城墙上的沟状缺口G1打破。另一组年代相对较晚,是后来敷设的。后期敷设的陶排水管道又打破了城墙上的沟状缺口G1。从这两组排水管道和打破南城墙的沟的情况分析,平粮台城址在使用的过程中,曾饱受内部水患的困扰,如何将城内的积水有效的排出城外,一直是先民们所关心的问题。尤其是从第二组陶排水管道打破城墙的情况看,这一时期很可能城内出现了内涝,早期敷设的管道堵塞或者排水不及,迫不得已将城墙拆毁(或冲毁)一部分用于排水,待水患过后又重新修补城墙缺口,并再次敷设排水管道用于排水。这一动态的筑城、排涝、修补、维护等过程,为我们形象地展示了平粮台龙山时期居民的智慧和生活场景,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研究和展示价值。

另外,还发现龙山时期土坑竖穴墓葬8座,随葬陶器有罐、壶、觚形器和盆等,这些墓葬层位相同,排列整齐,应该是一处龙山时期的墓地。在以往的考古发现中,中原地区龙山时期墓地发现较少,一直是学术界所关心的问题。此次平粮台遗址发现的这些墓葬,对研究中原地区龙山时期的埋葬方式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