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博资讯>>领导讲话

提高认识 创新机制 全力做好大型建设项目中的文物保护工作

——在全省考古工作暨大型建设项目文物保护工作报告会上的讲话(摘要)

时间:2006-11-15      字体:   

省文物管理局副局长 孙英民
  
  
去年以来,我省文物部门积极配合南水北调工程和一系列铁路、公路建设及企业建设,抢救保护了一大批古文化遗址、墓葬,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取得了重要考古成果。同时,在大规模基本建设迅速展开的形势下,我们的工作也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在今后工作中必须提高认识、创新机制,进一步加强我省基本建设中的文物保护工作。
      一、两年来我省考古工作的基本情况
2004年,已经完成配合重点建设项目的考古发掘有栖霞院水库坝址工程、阿深高速新乡段黄河大桥段周口北段、商周高速周口段、许平南高速平顶山连接线、平临高速、漯平高速、安林高速等工程。跨年度已经完成的建设项目有三门峡电厂二期、首阳山电厂二期、安钢二期扩建、天冠集团扩建、日南高速开封至尉氏段、阿深高速濮阳段工程等。正在进行文物保护工作合同洽谈的建设项目有阿深高速信阳段、燕山水库、郑西高速铁路等。涉及大型建设项目共20余项,文物考古调查区域超过1200平方公里、文物勘探面积约400万平方米、考古发掘面积近5万平方米、发掘古代墓葬800余座,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考古收获。
在配合省艺术职业学院对西山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西山遗址仰韶时代的环壕,证实了西山遗址具有完备的防御体系。在配合许平南高速公路平顶山连接线工程的蒲城店遗址发掘揭露了一座龙山文化城址,为我国早期城址及中华文明探源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历史考古资料。在登封王城岗遗址发现了面积达30万平米的大型龙山文化城址,对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上(海)武(威)国家大型公路信阳至南阳段设计线路考古调查中,在泌阳县下河湾发现了罕见的战国秦汉时期冶铁遗址,该遗址规模远远大于巩义铁生沟、西平酒店和郑州古荥冶铁遗址等全国、省级大型文物保护单位,其文化内涵丰富,延续时间长,不仅在中原地区、乃至在全国都十分罕见,对中国冶金考古及世界冶金史研究中均具有很高的科技、历史价值。通过组织对巩义唐三彩窑址以及汝州张公巷、修武当阳峪、新安北冶、禹州钧台等四处宋元时期瓷窑遗址的发掘,获得一大批新的有关陶瓷考古方面资料,特别是张公巷、当阳峪两处窑址的发掘,被学术界称作世纪初的重大发现。
按照国家文物局关于认真抓好田野考古发掘资料整理的要求,2004年,我局还督促考古发掘单位完成了《平顶山应国墓地》,《新郑郑国祭祀遗址》,《郑州西山仰韶文化城址》,《固始侯古堆春秋墓》,《淅川和尚岭徐家岭楚墓》,《禹州瓦店》,《妯娌和寨根》、《郑州大师姑》等8部考古发掘报告,是历年来完成最多的一年。
2005年上半年,我局主要配合十余项大型建设项目开展了文物考古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考古收获。
为配合信南高速公路建设工程,2005年1月至6月,我们共完成对沿线180公里范围内13处遗址和墓地的勘探与发掘,发掘面积达5000多平方米。其中,唐河县城郊乡新石器时代文化独庄遗址的发现为学术界了解南阳盆地东侧、淮河上游地区的新石器文化分布情况提供了重要资料。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南阳市卧龙区大周庄汉代遗址中发现了一批专门为随葬而制作的冥币,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宛坪高速公路的文物勘探和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从2005年4月开始,先后发掘了西峡县的马家营、鄀国城,内乡县的黄龙庙岗、何营,镇平县的小周营、周闫营、北康庄、贾庄和南阳市的侯庄等9处遗址和辛店、郝王庄、老张营、符庄、谢楼、前岗等6处墓地共计15个地点。全部考古发掘工作已在7月底完成。
积极实施了南水北调工程前期文物调查、勘探、试掘以及保护规划专题报告编制工作。南阳、平顶山、许昌、郑州、焦作、新乡、鹤壁、安阳八市文物考古单位以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省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在2003年度的工作基础之上,按照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指示精神及国家文物局要求,从2004年初开始,先后组织200余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拉网式田野考古调查、初步勘探、试掘和分类评估工作,核查确认文物分布点341处(淅川淹没区161处、总干渠河南段沿线180处)。在其基础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抽掉专人编制出文物保护专题规划报告。其间,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张基尧主任、李铁军副主任等领导及有关专家对我省南水北调工程涉及文物情况分别进行了的专题实地考察,并对我省的扎实工作提出表扬。
2005年4月底,列入我省境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文物保护控制性项目全面开工,其中鹤壁刘庄,方城平高台,荥阳薛村、娘娘寨均获重要发现。
二、存在的问题
我们在前两年的文物考古工作中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存在的问题也很突出,尤其是今后高速度的经济建设形势,仍将会给我省的文物保护和抢救工作带来更多的挑战。
第一,由于我们工作不到位,致使部分大型建设项目在选址上不能避开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严重影响了文物保护。特别是涉及国家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设项目有关审批权限均在国家文物局和省政府,文物报批工作存在着时间上的不确定因素,客观上不但影响了文物保护,也影响了大型项目的工程进度。
第二,由于我省考古发掘业务机构的力量有限,调配不尽合理,使配合基本建设考古发掘工作的繁重任务与我们现存的行业规模不相称,一定程度上影响和制约了工作规模和进度。
第三,文物安全形势严峻。由于少数建设部门和施工单位法制观念淡漠,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和工程速度,大型项目建设过程中破坏、偷盗文物事件仍有发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和极坏的社会影响。
第四,由于文物法规关于建设项目前期条文的不明确性,致使有关部门在建设项目工程可行性、初步设计方案审批程序中对文物环境评价报告要求不一,甚至因忽视文物保护导致修改设计,为国家建设项目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安林高速通过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慈源寺的问题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上武国家重点公路信阳至南阳段因发现泌阳下河湾冶铁遗址导致工程开工后修改线路原有设计也是项目前期工作不够完善造成的。
第五,近年来,国家基础建设鼓励多种体制的投资、融资,项目业主素质参差不一、认识水平高低不同,有关文物保护协调问题难度加大,协调工作也影响到重点项目建设工期。漯平高速公路文物勘探后同项目业主就考古发掘问题的协调达三个月,给考古发掘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也影响了工程建设进度。阿深高速信阳段由四家公司分别中标,均为民营企业,完全不按工程概算投入,有关文物保护问题历时数月、多轮洽谈仍无结果。商周高速商丘段项目业主在文物勘探后没有实施考古发掘就强行施工,造成了破坏古代遗址的恶果。
第六,建设单位为考古发掘预留时间过少,影响了文物保护质量。考古发掘工作是一项逻辑性极强的科学研究工作,国家对此有明确的规范和程式,每项发掘工作投入的人力、物力及时间有一定的要求。但是由于建设单位往往单方面强调建设速度,给文物发掘预留的时间极少,影响了文物保护的质量。
第七,文物考古单位管理和业务建设投入不足,队伍形象建设严重滞后。
      三、对今后工作的要求
针对当前形势,达到既服务于经济建设,又依法保护好祖国历史文化遗产的目的,我们文物部门需要及时调整工作重点,跟上形势发展。
第一,要把我们的思想认识提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精神上来,在这个前提下,正确处理为基本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关系。我们要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做好配合基本建设工程项目的文物保护工作。既要积极向大型项目法人和建设单位宣讲有关文物法规政策和报批程序,提高他们依法保护文物的自觉性,提高全社会保护文物的意识,又要牢固树立服务意识,全心全意为经济建设服务。
第二,各级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要加强对配合大型项目文物保护工作的领导力度,主要领导要亲自抓此项工作。要明确任务,建立并落实文物勘探、考古发掘项目责任制度。对敷衍塞责、推诿扯皮,造成文物损失的单位或个人要追究责任。
第三,转变思想观念,强化服务意识。要积极主动、及时有效地配合大型项目法人和单位完成有关文物保护事项手续。及时与省政府大型建设项目办公室沟通,解决建设过程中有关文物保护问题,为建设单位提供文物政策咨询等。需要上报批准的,各级文物部门要全力为早日批复创造条件,及时办理有关文物行政许可审批文件。要采取积极有效、灵活多样的工作方法和措施,在确保文物保护工作质量的前提下,依据大型项目有关文物合同努力提前完成工作。
第四,针对配合重点项目时间紧、任务重的特点,各地要在加强业务建设的同时,合理调配文物考古队伍和专业人员,灵活用人机制。要选择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人员到一线开展工作。特大型考古发掘项目可以集中全省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以扩大工作规模,压缩工作时间。
第五,学术研究尚需进一步加强,包括配合基本建设、配合大型项目建设中的考古学术研究和主动的考古学术研究,小至抢救性考古发掘中简报的撰写,大至大型考古报告的编写,以及近年来学术界一些重大学术课题的研究,如文明探源工程等,各单位都要积极组织相关人员参与其中。在加快、抓好田野考古发掘资料整理的同时,从机制和认识两个方面加大对学术研究的支持力度。
第六,对大型建设项目文物抢救保护工作收费,一定严格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在保证有效完成工作的前提下尽量降低收费,减轻企业负担。
各地文物部门要及时与省局沟通信息,确保政令畅通。要及时准确上报有关大型项目文物保护工作信息和工作进度,认真贯彻落实上级的工作指示和部署,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科学发展观的确立,和谐社会的创建,经济的快速发展,关系到国家的繁荣和富强,关系到每个公民的切身利益。大力支持经济建设、服务经济建设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在这个大的前提下,我们要正视问题,克服困难,勤奋工作,竭尽全力做好各项考古发掘工作和配合大型建设项目的文物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