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博资讯>>省内新闻

考古人员对洛阳市东汉帝陵区的考古发掘又有新进展

时间:2015-03-06  洛阳网  李燕锋/文 张斌 实习生 花子/图  字体:   

洛阳是东汉国都,根据史书记载,东汉12个皇帝,有11个葬在了洛阳。多年来,洛阳市的考古工作者一直致力于对东汉陵寝制度的研究。

昨日,《洛阳晚报》记者从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了解到,经过十多年不间断的努力,洛阳市在东汉帝陵考古发掘中又有新进展。其中,在邙山陵墓群东汉帝陵区域内,被推测为东汉顺帝宪陵的朱仓M722“寝殿”和“园省”已渐渐清晰;而位于伊滨区的南兆域东汉帝陵第三轮考古调查和勘探也已展开。这对进一步明确东汉陵园遗址的布局、了解东汉陵寝制度有着重要意义。

东汉11个皇帝葬在洛阳,分两大区域

根据史书记载,东汉12个皇帝,有11个葬在了洛阳。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介绍,根据近年来的考古调查及勘探,同时结合史书记载,目前可基本确定,这11个皇帝的帝陵共分布在两个区域。

一个是邙山陵墓群的东汉帝陵区,即我市孟津县平乐镇朱仓村西部。考古人员推测,这里主要安葬了5个东汉皇帝,有光武帝原陵、安帝恭陵、顺帝宪陵、冲帝怀陵、灵帝文陵。这个区域早在2001年就被纳入第五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另一个区域位于伊滨区,即南兆域东汉帝陵区。史家珍说,经过前期调查,这里共发现墓冢168座,其中帝陵有6座。这6座帝陵推测应为明帝显节陵、章帝敬陵、和帝慎陵、殇帝康陵、质帝静陵、桓帝宣陵。2013年,这个区域被纳入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史家珍说,洛阳市对邙山陵墓群的考古发掘工作已进行了十多年。在前期的发掘工作中,考古人员已对遗址的形制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结合实际调查及文献记载,对该区域内帝陵的归属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同时对陵园的布局有了初步认识。由于当时的发掘面积有限,整个陵园遗址的外围结构及一些重要遗迹,如“寝殿”“园省”的布局都需进一步确认。

进一步明确了“寝殿”“园省”的结构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吕劲松介绍,此次对邙山陵墓群东汉帝陵的发掘,以被推测为顺帝宪陵的朱仓M722陵园为主。发掘工作从2014年3月到2014年年底,发掘面积有3500平方米,根据发掘情况,推断这一区域可能是陵园内的“寝殿”和“园省”所在地。同时,考古人员在该遗址区发现了烧窑、兽骨坑等遗迹。

史家珍表示,此次发现进一步明确了东汉陵园遗址的布局,对了解东汉陵寝制度有重要意义。

日前,《洛阳晚报》记者在考古发掘现场看到,此次发掘主要在朱仓M722封土的东侧。现场发掘人员张鸿亮介绍,此次发掘共发现“寝殿”东门、“园省”夯土台基、“园省”天井、烧窑、兽骨坑等。其中,“寝殿”东门与原发掘的西门呈对称分布,南北面阔8米,进深7米。“园省”夯土台基东南部还发现有砖砌券顶排水沟等。烧窑位于“圆省”南墙以南区域,应为陵园建造时临时设立,呈马蹄形,被废弃后作为兽骨坑,发现多具狗的骨头。此外,在“园省”以南,还发现一兽骨坑,内有牛骨一具。

据悉,“寝殿”为陵园内举行祭祀的大殿,“园省”则为守陵妃子、宫人的居住区。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研究室主任严辉说,通过发掘,进一步了解了“寝殿”和“园省”的结构。其中,“寝殿”除中心夯土台基外,东、西及北侧应为附属廊道;“园省”的主体部分也是夯土台基,而烧窑、兽骨坑的出现,使考古人员对陵园遗址布局有了新认识,依此推测“园省”以南区域主要用于埋葬祭祀用品。

南兆域东汉帝陵仍有许多未解之谜

吕劲松介绍,考古人员对邙山陵墓群东汉帝陵多年的调查勘探工作,已取得丰硕成果,而对南兆域东汉帝陵的陵寝布局一直未进入具体研究阶段。

在2006年配合郑西高铁建设的过程中,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曾对伊滨区庞村镇白草坡东汉帝陵1030号进行过初步调查,发现夷平墓冢封土直径约125米,墓道宽10米,附近有大面积建筑基址,推测应为东汉帝陵级别墓冢。

2006年至2007年,考古人员又进行了第二次发掘,发掘面积3800平方米,发现了夯土垣墙以及成组的房屋、庭院和粮窖等,但未对整个陵园开展全面的调查。

2014年7月,针对南兆域东汉帝陵的第三轮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展开。负责现场发掘工作的王咸秋介绍,经过勘探,考古人员在1030号墓冢封土的北侧和东侧发现了环陵道路,路面用石片铺垫;在封土东侧发现有一处大型夯土台基,平面近方形,边长约80米;封土的东北侧有两组建筑基址群,呈南北排列,周围有夯土垣墙环绕,垣墙外有排水沟;封土的北侧有排列规律的烧灶50多个,然而,这些是否与建造陵园有关,还需进一步研究。

王咸秋说,2006年和2007年对南兆域东汉帝陵的发掘,其实只揭开了这一区域帝陵的“冰山一角”,但当时已引起国内专家的强烈关注,并入选200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这次是对这一区域的又一次大胆探索,相信随着考古工作的继续进行,还会有更多值得期待的新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