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博资讯>>观点集粹

人民日报:寻找博物馆的生长点

时间:2016-01-05  人民日报  任艺萍  字体:   

互联网思维正在开启新时代,也在构建新的文化生态。如何运用互联网思维推进博物馆的建设,是2015年博物馆领域讨论的热点之一。“互联网+”时代的特征是多元的、感性的,更是开放的、平等的,无疑会促进基于数字技术的新型博物馆形态的诞生。从这一年业界和社会的互动中可以感受到,这种新型的博物馆形态,一定不是冰冷的数据和虚拟空间,而是更加开放、具有历史和文化温度的“活态”空间。

这一年,博物馆领域最具人气的年度文化事件,非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石渠宝笈》特展”莫属。不但吸引了大量观众涌入,在网络上也持续引发热议。人群来了。这既是公众对博物馆工作的肯定,同时也对博物馆工作提出了更多清晰的要求。或许,这次文化事件也可以看作是博物馆工作必定发生变革的一个信号。

博物馆是优秀历史文化遗产保存、展示和研究的场所。以往的观点认为,公众到博物馆参观,是为了获取知识、接受教育和感受遗产魅力——理性知识是现代社会的基石,而知识的创造、富集和传播,是工业化时代博物馆的主要任务。如今,人类社会迈入了信息化时代。随着通讯技术和交通能力的持续改善,公众不仅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到现场去感受自己需要的各种信息,也能够通过手中的可移动电子设备,随时随地获取自己想要获取的各种信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甘愿花费大量时间等待,仅仅争得几分钟的权利,去凝视一幅古代的风俗画卷?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有一点最值得思考——文物之所以成为文物,理论上不是因为它们物质形态的恒久持续,而是蕴含其中的精神和创造的影响力没有间断;而博物馆之所以成为博物馆,也不是因为它们是文物的宝库,而是蕴含其中的人类历史的证明和可以持续前行的保障。博物馆应该是人与文明发生关联最为纯粹和最为集中的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人们得到的不仅是心灵的净化、智慧的启迪,还有神游古今和对未来的拓展力。人们主动走进博物馆,并让走进博物馆成为日常安排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主动确认了文化在自己生活中的重要性。因此,借用非遗的术语,对博物馆工作的要求也应该是活态的,即时代的发展、社会与公众文化需求的提升,需要活态的、具有可生长性的博物馆。

近些年,博物馆界专业化、规范化又具同质化的业务模式,推动着博物馆行业的蓬勃发展,也让博物馆从业者成为相对独立的群体,在职业行为和心理认知上与公众有了一定的距离。“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将催促博物馆随之构建与社会、公众之间的新型关系,以激发博物馆用户自主参与和创造的能力。在这种新型关系的建构中,人的价值,应该会得到最大程度的尊重——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离不开人类的创造力。创造力的提升又离不开个体的知识积累以及经验认知的提升。当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展馆一睹文物真颜,一方面说明数字博物馆所提供的信息的真实度和可感知度,远远不如实体博物馆;另一方面也在一个侧面证实了,信息无处不在的时代,再多的数据挖掘、再多的信息提供、再专业的知识阐释,都无法代替物与人面对面的交流,都无法代替人作为独特的个体,其自身丰富、独特的感知力。因此,特别是在艺术类博物馆,以人为核心的未来建构,绝不只是以便捷的数字化手段为人服务,更应该关注如何促进建立在还原物的真实与提升人的感知能力基础之上的沟通与互动,以此来释放蕴含在文物中的精神含量,丰富观者的审美感知,激发社会的创造力,从而拥有生长的可能。

因此,构建智慧博物馆,成为信息化时代博物馆界致力的方向——以互联网思维为主线,以全方位的感知、全方位的互联、全方位的智能应用为主要特征的新型博物馆形态。智慧博物馆一方面会具有新型传播方式所带来的活力,以及打破地域和行业的封闭格局所带来的资源利用最大化的活力;另一方面,在业务模式上也会打破固有的闭合性和自足性。中国虽然是文化资源大国,但文化资源的分布并不均匀,各地的文化需求也是千差万别。这就要求博物馆工作不仅要做在馆内,还要做在馆外:一方面,馆际之间的交流,可以让这些需求得到某种程度的满足;另一方面,是否能够实现更为充分的信息分享,对博物馆的管理者、策展人、研究人员、设计师以及各级从业者的工作,都提出了挑战。可以说,在社会进步的大环境下,每个人的工作能否与时俱进,关乎是否能够真正履行这个行业应该履行的社会职责。这将是一个持久的课题。但今年,相信关心文博事业的每一位公众,都会感受到这方面的工作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而新时代,博物馆生长的阳光雨露,也在每一位博物馆从业者对信息化时代的深刻融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