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博资讯>>观点集粹

责任担当 传承文明——从收藏者到非国有博物馆举办者的转变

时间:2018-08-14  中国文物报第三版  何 飞  字体:   


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文物收藏热与中国历史上的文物收藏有所不同,历史上的收藏大家一般是高官巨富、文人雅士或者是收藏世家,而上世纪80年代的收藏热是以广大工薪阶层为主力军的。为了收藏节衣缩食成为大家普遍的感受,我也是如此。我的收藏兴趣的起源就来自于故宫博物院的一次参观,起步点是郑州金水河边的古玩集散地,当时郑州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古玩市场。

作为大象陶瓷博物馆的创始人,我的收藏经历和感受与众多藏家大同小异。为了一件喜爱的文物在偏僻乡村及各地古玩市场辗转奔波;曾有碰到心仪的文物因囊中羞涩而失之交臂的无奈;曾有倾尽所有购买的文物并不被同行看好的辛酸;也有因抵押房屋买文物而无家可归的窘境。辛酸苦辣不能尽说,节衣缩食是我们的“家常便饭”。人们都说,收藏者都是亿万富豪,收藏者也都囊中羞涩。这话说的很对,我们很富有,我们也很贫穷。几十年来,我几乎将我的全部收入都投入到了收藏当中,虽然经常有家人、亲戚朋友不理解的情况,但我无怨无悔。

我们经常把收藏品比喻成我们的“孩子”,这个“孩子”是自己的,更是社会的。把文物藏在身边是一种爱,把文物送到更需要它,更能发挥作用的地方也是一种爱,更能显示出收藏家的情怀和社会责任。2012年,大象陶瓷博物馆向河南省安阳市曹操高陵博物馆无偿捐赠了“大唐德州平乡县令杨君墓志”,这方墓志明确记载了唐代时期曹操高陵的基本位置,有力地佐证了曹操高陵的真实性。此后,大象陶瓷博物馆无偿捐赠100件古代陶瓷给华南理工大学,无偿捐赠100件古代石刻拓片给上海奉贤区博物馆,此举既丰富了兄弟博物馆的藏品,又宣传了中原文化。

在收藏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文物是有灵性的。这些文物,从诞生之时便继承了祖先的精、气、神,又吸纳天地之精华。如果说,造物时的艰辛,令文物拥有了最初的未经雕琢的灵性,那么后世藏家的悉心呵护、关爱、赏玩,更令这些文物的灵性融会贯通。真正的藏者,一不图名,二不逐利,仅仅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因为对传承古代文明的无可推卸的使命感;因为面对文物而产生的与古代先贤对话的愉悦感;因为实在不忍心看着那些古代艺术瑰宝流散消亡的责任感,促使我们四处搜集,竭尽所能。无论是张伯驹先生那样的大收藏家,还是我们这些普通的收藏者、收藏爱好者,责任感、使命感都是相同的。这是收藏者和文物贩子、古董商的根本区别。

在收藏的过程中,在与文物的心灵沟通中,我深深地体会到,文物和收藏者是有缘分的。你喜欢它、爱护它,它也就喜欢你,它会等你,找你。每一个收藏者都有他自己的缘分。如果只把文物当做商品,把收藏当做生意,就不可能收藏这么多有价值的文物,也不可能获得收藏真正的快乐和幸福。

收藏品多了,该怎么办?

每一个收藏家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传之子孙,是一种方式。这是中国历史上收藏家采用最多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传承方式经常到第二代、第三代就传不下去了。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

新中国成立之后,出现了第二种方式,将个人收藏捐献给国有博物馆,张伯驹等老一代收藏家都是这样做的。把私人收藏放进国有博物馆内,是当时比较通行的一种方式。故宫也好,其他博物馆也好,经常举办的一些专题回顾展就是对收藏家无私奉献的一种回报,对收藏家文化情怀的一种肯定,对收藏家民族精神的一种褒扬。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政策的宽松、理念的更新,出现了第三种方式,就是各类个人博物馆的不断涌现。我也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产生了创办博物馆的念头。2007年,我自筹资金数千万元,建立了郑州大象陶瓷博物馆。这是一家经河南省文物局批准设立,以北方窑口古陶瓷为主的非国有博物馆。大象陶瓷博物馆这些年来在省市文物局、专家、同行的支持帮助下取得了一些成绩,在做好收藏、陈列展览的基础上,加强了学术研究和社会教育功能。馆方和河南省考古学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等单位合作,连续两年举办了学术研讨会。今年4月承办了“汉唐釉陶学术研讨会”,文博界科研机构和高校的数十位专家学者与会,围绕我国釉陶器的历史与发展、工艺特点、对外交流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大象陶瓷博物馆还联合其他非国有博物馆与高校合作进行专题学术研究等活动,在提升非国有博物馆研究水平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在国家有关政策的支持下,现在出现了另外一种博物馆形式:法人博物馆,推行理事会制度。这是个人博物馆从个人拥有到社会法人拥有的一种新尝试、新转变。因为还处于初级阶段,由于政策宣传不够,配套政策不完善等原因,一些人心有疑虑,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一种新兴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必然阶段。我个人感觉,这是一件好事。可以根据各自博物馆的实际情况,放眼未来,积极尝试,寻找非国有博物馆的明天和未来。

非国有博物馆的大量出现,是我国博物馆事业大繁荣大发展的标志之一。河南省成立了非国有博物馆协会,选举我担任会长,我深感责任重大。

近年来,非国有博物馆建设得到了政府和有关领导的重视。郑州市等一些地方政府出台了非国有博物馆扶持办法。对于非国有博物馆来说,利好消息很多。但是,我们也应该清醒地看到,非国有博物馆建设面临的问题也不少。

首先是非国有博物馆本身的问题。从整体上看,非国有博物馆水准参差不齐、良莠混杂,一些非国有博物馆展品真假不分,打着博物馆的招牌干着生意人的买卖。这种情况,在不同的地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这种状况极大地影响了非国有博物馆的整体形象。

二是国家的相关扶持政策存在着地区差异问题,有些地方重视有些地方不重视。相关扶持政策存在着实施细则滞后的问题,造成一些优惠政策无法落地。

三是非国有博物馆小而散的现象普遍存在,应该尝试多元合作办馆,拓宽筹资渠道,创新非国有博物馆的发展模式。在不改变博物馆公益性质的前提下,吸引社会资金加入,构建政府资助、社会捐赠、博物馆自筹、专项基金运作相结合的多种供养模式。

四是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应该得到非国有博物馆的特别关注。相关部门也要支持非国有博物馆从事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并享受相关扶持政策。

五是非国有博物馆应抓住文化旅游的契机,将各自的博物馆纳入当地文化旅游的总体规划。也希望政府部门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能让非国有博物馆与国有博物馆享受同等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