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物掌故>>名人史迹

高钊中和他的书法艺术

时间:2015-01-27  来源:周口市博物馆  作者:秦刘威  字体:   

高钊中(1833-1907),字勉之,人称高老勉,清代河南项城(今秣陵镇)人。16岁补博士弟子员,28岁科拔贡,34岁中举,46岁光绪二年(1876年)第2甲15名进士,赐翰林院庶吉士,历任散馆编修,国史馆协修,提督湖北学政,充功臣馆纂修,上书房行走,提督云南学政,累升待讲转待读,加封四品,教育皇子,光绪帝的老师。他不仅文采出众,而且其书法艺术奇绝,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精神文化财富。

高钊中擅长书法,其书法登高而望远,法自唐柳公权;又兼融晋王羲之书风的内秀;亦受科举制馆阁体端庄态势之影响,诸法熔一炉后形成潇洒、雄浑、枯湿并举,具有广泛的包容性。他初学颜鲁公,为应试改“馆阁”,其后书法书体多变,不断进行汲取、补充和完善,以自己的艺术修养拓宽着广度,并逐步积淀着已有的高度,他在书法上的的境界也进行着螺旋式的上升。其撰写的“桂林一枝昆山片玉,黄河九曲太华三峰”,结体简练,典雅清秀,气势豪迈,老辣苍劲,行气鼓荡,奔放自由,融入个人的才思激情,每每给人一种震撼与享受,具有阳刚之美,雄健之美,苍浑之美,其神清骨峻、雅洁刚正的精神向度则愈其明晰清朗,体现了其在心灵深处的骨神独逸,该联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这幅书法艺术作品为晚清十六君子合作的书画四条屏之高钊中的墨迹,书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该墨迹书录唐诗两首,其一,杜牧诗《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其二,翁承赞诗《辞闽王归朝寄倪先辈》:“池塘四五尺深水,蓠落两三般样花。过客不须频问姓,读书声里是吾家。”款识:书应黼之尊兄雅属,弟高钊中,戊戌春日。阳文钤印一方。在这幅作品中,他并没有以字态的东倒西歪、笔致的俯仰向背来营造一种错落之势,而是利用字自身的特点因字立形,利用字与字之间内在关系来构筑一种参差错落、飘忽腾挪。同时,他还借助字组之间的衔接、大小、疏密、布白及墨色的对比,来营造势态,可谓“法不孤起,仗境方生”,构成了其作品整体章法的跌宕起伏,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对笔“势”的把握,也使得他的书法气韵畅达,简率疏朗,自然典雅,如“坐中佳士,左右修竹”,严谨秀逸,使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扑面而来,神度凌厉,寄兴弘阔,气完体充,意丰韵盛,整体有山崖峙耸,不见涯涘之感,用笔更为恣肆豪放;牵丝飞白,映带呼应气息与脉络更加绵密萦回……这种奇趣异势,也使他的作品多了几分野逸与狂放,节奏与墨色的变幻更演绎出书家内心情趣的激越与不拘一尊、风骨为上的宏阔视域及超强的艺术整合力。

高钊中的这幅扇面现收藏于西安一收藏家手中,2013年曾在偃师张海书法艺术馆展出。其内容是:“余两使秦蜀,其间名山大川多矣,经其地,始知古人措语之妙。如右丞‘秋山敛余照,飞鸟逐前侣。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所’二十字真为终南写照也。余丙子再使蜀,归次嘉陵江,有绝句云:‘冒雨下牛头,眼落苍茫里。一半白云流,半是嘉陵水。’盖牛头山最高,一径螺旋而下,人行云气中,云与江水相连,沆漭一气不可辨。诗语虽不工,亦写照也。”

他以自我心性的把握与抉发为切入点,用笔洗练,体素储洁,不拖泥带水,用笔捻熟,灵活多变,扪准心灵自由释放的关捩,取笔划的苍劲奇崛,得字形的诡异飞动,化墨色的浓淡枯润,去挥发豪放雄健的英气;笔势奔腾,苍劲雄浑,不拘成法……具有高雅逸致的情愫,不断融铸属于自我书法风貌的维度与方法,构建了其作品清新雅逸的面貌,把胸中之逸气一一跃然于纸上,中正平和,很好地体现了其书法清新明快的特点。   从高钊中的书法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笔力遒劲,力透纸背,中锋骨法用笔,典型的清代书法风格,功力超绝,尽显他是出自几代进士名门和达官贵族豪门之书香子弟,并具天才般的连捷登科直入翰林及皇室教皇子,为皇帝之师,可谓光宗耀祖,世代为荣的豪迈之情……他的书法获得了一种奇绝、恣肆、从容、变化多姿的效果,故而其作品笔法古拙劲正、古质浑然,而风格质朴方严,这些虽看似毫不经意,实则“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定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昭示与垂范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