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物掌故>>名人史迹

抗日民族英雄耿谆

时间:2015-07-22      字体:   

提示:今年是著名花冈暴动领导人、抗日英雄耿谆诞辰100周年,近日,他的事迹将在《河南日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特刊”进行专题报道。

 

今年是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河南日报》自6月份起开辟了系列特刊,对河南区域的抗战历程、抗战重大事件,河南籍的著名抗日人物进行专题报道,其中抗战英雄篇确定了五个人物采访主题,分别是杨靖宇、彭雪枫、吉鸿昌、宋学义(狼牙山五壮士之一)和耿谆。

位于襄城县泰安路的耿谆故居

7月1日,《河南日报》新闻特稿部记者刘海涛一行3人,赶赴襄城县,对抗日英雄耿谆的儿子耿硕宇先生进行专访。

耿硕宇详细为记者介绍耿谆往事

在襄城县泰安路的耿谆故居,耿硕宇先生带领刘海涛等人对耿谆生前生活的地方进行了参观,详细介绍了耿谆的一生,并披露了耿谆对家人、孩子的深厚情感与近乎苛刻的教育,使记者了解到了更为真实的、近距离的耿谆形象。

耿谆生前用品

经过一天的深入交流,记者对耿谆波澜起伏的人生经历肃然起敬,也被耿硕宇先生现在潜心研究父亲事迹和中日文化的执着所感动,他们表示,将认真研读花冈暴动事件和耿谆老英雄的一生,做好最真实的报道,不仅让耿谆的事迹更广为人知,也能教育年轻一代牢记历史,不忘国耻,保卫和平,给后人留下更多的思索。

档案:耿谆与花冈暴动

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在那一段屈辱而悲情的苦难史中,花冈暴动领导人、“民间向日索赔第一人”耿谆是我们难以忘记的一个英雄人物。

耿谆(1915-2012),1915年11月6日(农历9月29日)出生于河南省襄城县北大街的一个书香门第。1932年夏,国民党15军在襄城县征兵,耿谆应征入伍,先后参加了著名的忻口战役、中条山战役和豫中会战等对日抵抗作战,历任中国抗日军队文书、少尉排长、营部副官、上尉连长等职。

1944年5月,时任连长的耿谆率部参加洛阳保卫战。面对数倍于守军且装备精良的敌人,全连70余名官兵战死,耿谆因腹部、背部、左脚等多处受伤被日军俘虏。1944年8月初至1945年6月,耿谆同近千名中国战俘和平民成为日军的强掳劳工,在日本秋田县花冈町(今大馆市,靠近仙台市)为一家名为鹿岛组的日本公司做苦役,每天劳动16个小时,受尽了折磨和屈辱。

面对半年内两百余人死难的惨状,身为劳工大队长的耿谆挺身而出,率领700余名中国劳工于1945年6月30日深夜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花冈暴动”,他们打死了四名日本监工和一名汉奸,逃出所在的集中营中山寮。在谋划暴动期间,耿谆等人为使两位对中国劳工比较友善的日本监工不被伤害,冒着暴动信息走漏的风险,推迟暴动三天。为了避免伤害日本无辜百姓,耿谆还要求:“不许进民宅,日本老百姓无罪,不能伤害他们,尤其是不能伤害妇女和儿童,不能让人家说我们劳工是土匪。咱死,也要死个光荣!”他生前接受采访时也曾自豪地说,花冈暴动没有枉杀一个日本人。这和日本侵略者滥杀无辜的暴行形成鲜明对比,被剥夺自由和人权的中国劳工的纪律严明和善良,照亮了黑暗年代的人性之光。

这场被誉为“中国人民在日本本土打响的唯一一次抗日战争”的行动,遭到日本军警的残酷镇压,当场有115名劳工惨遭毒打、凌辱和虐待致死,耿谆等12名暴动主要成员被捕入狱。1945年9月11日,耿谆被战后的日本秋田县法院判决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后由于日本战败投降,他才幸免于难返回襄城老家。

花冈暴动是唯一一例被国际法庭判为战争犯罪的迫害中国劳工案件,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日本本土发生的唯一一次中国劳工集体暴动。它成为中国人反抗日军残暴的标杆。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会见耿谆

1989年12月,耿谆联合在世的花冈劳工,向当年迫害中国劳工的鹿岛组(现日本鹿岛建筑株式会社)郑重提出了三项要求:一是向“花冈惨案”罹难者遗属和幸存者谢罪;二是分别在日本大馆市(当年的花冈町)和北京建立具有一定规模的花冈烈士纪念馆;三是向“花冈事件”受难者986人每人赔偿550万日元。

在鹿岛建筑株式会社拒不认罪的情况下,1995年6月28日,耿谆作为首席原告,与其他11名花冈暴动幸存者一起,把它告上了日本东京地方法院。这一事件后来被中国媒体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案”。在法院驳回了他们的诉讼请求后,耿谆等又向东京高等法院提起上诉,从1998年7月开始,一共开了6次庭,到第7次要求协商和解。一直到2000年11月,耿谆才知道,鹿岛建筑株式会社只是拿出5亿日元的捐款,并申明捐款不含有补偿、赔偿的性质2003年3月14日,他发出严正声明,称拒绝领取可耻的鹿岛捐出的发放金。尊严永远比金钱更重要,作为一个抗战老兵,耿谆以他自己的身体力行为中国人的民间索赔做出了典范。

但这并不意味着耿谆只关心自己所生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他有着宽广的人类胸怀。在日本遭受地震、海啸和核泄漏这些重大灾难时,耿谆也深感痛心。为了表达对日本灾区人民的关爱和祈福,他不顾重病,坚持让二儿子耿硕宇搀扶和协助自己,仅在2011年3月20日上午,便一气呵成书写下10幅书法作品。这些书法作品在北京进行拍卖,筹集的款项通过中国慈善总会捐赠给日本灾民。

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东方之子、东方时空栏目,著名主持人水均益、崔永元口述历史团队都曾采访过耿谆。

耿谆的一生都是与中日关系这个宏大命题牵连在一起,而在这个历史过程中,他以个人的勇气、自尊和作为,彰显了一个普通中国人所能达到的人性高度。耿谆绝非一个一度沉迷于狭隘民族主义的战士,尽管他对祖国怀着深沉的爱恋,但是他却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民族国家,上升到人类的高度来推动正义的实现和人性的和解。

2012年8月27日下午,耿谆于襄城县的家中去世,亲属们在收集他的骨灰时,发现了指甲盖大小的弹片共计20多块,之后,部分弹片由家人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